首页 > 工业互联网

2020年趋势风向:5G如何翻越资金、需求和生态的三座高山?

来源:物联网智库2019.11.26阅读 924

  5G通过云端化、虚拟化和边缘计算,成为改变各行各业的利器。如果选择什么都不做,可能就与机会擦肩而过,将领先地位拱手让人。
  那么究竟该怎么做?5G仍处在初始发展阶段,技术不成熟,市场也不明确。大家在追捧的同时,也要更务实的看待5G技术的现状,以及市场对5G技术的真实需求。
  若问谁最有能力领先一步看到5G的现状与需求?具有国际视野,持续追踪和研究移动技术发展的机构——GSMA当仁不让。

  因此这周,GSMA大中华区总裁斯寒坐到了我的身边,我们共同面对2020这个即将开启的5G发展关键之年,进行了一次交流与探讨。其间既有思维共振,也有灵感火花。
  GSMA,即全球移动通信系统协会,成立于1987年,是一家面向全球会员,代表全球移动行业共同关注点和利益的国际组织。GSMA的会员包括750多家运营商,以及广泛移动生态系统中的近450家公司,其中既有华为、中兴、小米、OPPO、联想、亚信等通信设备与互联网公司,也有正在采用5G技术的F1一级方程式集团和空中客车等垂直行业知名企业。
  GSMA旗下的研究部门GSMA移动智库是全球移动运营商数据、分析和预测的权威,数据集包含2600多万个数据点,每日不断更新。
  这是一次很清爽的谈话,言简意赅、直击要点。斯寒和我一起做了3次乘法,我们讨论的话题涵盖:
  ● 在资金、企业与技术之间,如何搭建5G可持续发展的闭环?
  ● 5G时代,GSMA看到了哪些新挑战和新机会?
  ● 企业如何更好地借助GSMA的平台,抓场景、扩生态、驶出海?
  乘法效应
  01企业x资本x机遇
  5G不仅仅是一项技术,更是一个时代的机遇。如何促进5G落地,并赋能垂直领域,是国内移动通信产业面临的巨大课题。
  技术的发展,无疑需要投入资金与人力。有健康的商业模式,可以稳定获利的产业,才有资金与人力的投入,进而才能造就更好的技术,如此循环不息。
  GSMA在国内新近成立了全球首个GSMA 5G创新与投资平台。这个平台由GSMA牵头,并与12家创始成员共同推进,聚合了移动通信行业内多家投资机构以及学术界意见领袖。这12家联合创始成员是中移资本、电信投资、联通资本、中移国投、宽带资本、晨山资本、华为、中兴、东证资本、CSDN、深创谷和德勤中国。
  彭昭:有哪几类企业可以申请加入GSMA 5G 创新与投资平台?
  斯寒:最显而易见的是投资机构和创新企业。具体来说,我们又将关注的重点划分为10个领域,涵盖5G网络、芯片、物联网等。

  相关组织也是5G 创新与投资平台的重要角色,包括地方政府、研究机构和科研单位。
  GSMA会积极和政府推进5G创新园区的建设,可能涉及到智慧工厂、智慧港口、智慧医疗、智慧城市等应用。
  科研单位和高等院校有很多领先技术,5G创新与投资平台是从技术到产业的转化平台。
  如果提出的技术服务无法产生实质的商业价值,恐怕就只能沦为科研人员一厢情愿的想法。没有市场需求的科技,是无法成功的。我们将前沿技术、现实案例和产业需求进行对接,加速技术的落地。
  GSMA期待各种创新型企业加入这个平台,都能对接到需要的资源。
  彭昭:申请加入5G 创新与投资平台的流程是怎样的?
  斯寒:很简单。发邮件到chinamarketing@gsma.com,我们将回复一份简单的登记表,填写即可。
  彭昭:企业要付费吗?
  斯寒:现阶段不需要。我们是非营利机构,目前平台上已经入驻了60多家创新企业。
  彭昭:投资人在平台上有什么收益?
  斯寒:节省时间。我最近接触了很多投资人,他们表示,通常要看上百个项目才能发现一两个好的,而在5G 创新与投资平台上,投资人会惊喜的发现,只要看十个项目就能达到过去看上百个项目的效果。
  彭昭:怎么做到先人一步发现5G的优秀创新项目?
  斯寒:这就涉及到产业的积淀和眼光。不仅要听懂、看懂产业中发生的事情,还要加入自己的判断和分析。
  我们将5G机遇划分为3个层面,分别是已知的已知、已知的未知,和未知的未知。
  已知的已知,是指企业现有业务在5G时代的升级演进,例如运营商如何提升现有面向消费者的核心业务的能力和效率。

  已知的未知,是指如何通过5G业务创新,帮助众多垂直行业实现业务转型。
  我们已知的是垂直行业数字化转型的市场机会巨大,还未知的是5G时代运营商如何通过自身业务转型成功地为行业市场提供新的解决方案,赋能千行百业的数字化转型。
  根据爱立信和GSMA移动智库的数据,预计到2026年,通过5G赋能的垂直行业全球市场规模会达到6200亿美元。
  未知的未知,是指随着人工智能、边缘计算、物联网、大数据与5G技术的相互作用、深度融合,我们目前还不知道有哪些超出我们现有想象空间的新场景,新商业模式将会出现。
  彭昭:你对GSMA 5G 创新与投资平台未来的发展,有哪些期许?
  斯寒:最大的期许是不忘初心,培育未知的机会。
  未知的未知,现在有很多机遇完全不知道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发生,我们希望把它变成现实。围绕未知的未知做探索的初创企业,我们希望早一点儿发现他们,早一点儿去帮助他们,这就是我们建立这个平台的初心,也是我们的使命。
  乘法效应
  025G x AI x新经济
  踩准5G的发展节奏,就要先对5G现状有一个清晰的客观认知。GSMA一直对5G的演进做着严谨、可靠的研究。
  GSMA移动智库的最新数据显示:目前全球有近40个运营商正式商用了5G,全球5G用户数接近500万。预测到2025年,全球409个运营商将会在117个国家和地区商用5G网络,全球5G用户数将超过16亿。
  目前5G的发展超出了当初4G的发展速度,快速的发展意味着新技术与应用的迅速落地,5G发展的窗口期相对缩短,更要求我们更好地把握市场机遇,准确敏捷地面对变化。
  预计到2025年,中国将以6亿用户数成为全球最大的5G市场,占全球总用户数的近40%。中国5G的采用率将达到28%,人口覆盖率将达到65%。

  根据GSMA移动智库的报告《中国移动经济发展 2019》分析,业界已经形成共识,未来5G的更大收益区可能在于结合垂直行业,B2B产业应用的回报更大于B2C消费者领域。

  对于就业和经济的贡献,2018年移动产业在中国造就了850万个工作机会,这其中包括直接的和间接的。

  经济层面贡献达到1.9万亿人民币,相当于7500亿美元,这占到中国GDP的5.5%。我们已经看到4G为各个产业带来自动化、信息化、智能化等方面的变化,而到了5G时代,这将是一个化学反应,是一个飞跃。
  5G带来的这场“革命”完全是关于智能连接的,它将与人工智能、大数据和物联网等技术结合,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经济范式和商业模式。
  5G正在打破原有通信领域对于消费者服务和流量的思维,很多企业前瞻并探索5G与产业及一些更重要的新技术的结合,比如5G和人工智能AI就在发生深度融合。
  业界已经认识到5G时代需要一个高度智能的自动化网络,并逐步向智能自治网络演进。智能自治网络是5G时代的重要组成部分,将人工智能技术引入移动网络将是5G和后5G时代网络设计、部署、运营、保障、优化的必然要求。
  在GSMA移动智库的《智能自治网络案例报告》中,提到了多个5G与AI结合的实际案例。

  以中国电信为例,通过全面引入和发展人工智能技术,从电信网络和业务的切实需求与具体场景等切入点,打造全面融智的“随愿网络”,提供以需求为导向的“随心业务”。
  除此之外,5G还将助推新的经济范式。5G时代不再继续以单纯的电信业务为核心,而是促进多种角色的企业在垂直领域形成整合,构建新型生态。
  全球的很多运营商正在从通信“管道”的提供商转型为协作“平台”的运营者。平台经济很有可能伴随5G的发展,创造更大的价值。
  斯寒还提到,在5G时代还应引起关注的领域是安全。5G的发展和5G安全技术的发展,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无论是产业链中的任何角色,都应从现在起就十分重视这种安全技术的开发。
  智能驾驶、远程医疗、核电站等等场景,使得5G安全等级要求超过此前任何一代移动通信技术。5G时代,安全可能会发生根本性变革,而且5G安全的问题将不仅仅是网络安全的问题,任何有安全需求的业务场景,均需根据各自的需求,进行完备的端到端加密保护。
  乘法效应
  03场景x生态x出海
  还记得GSMA的5G机遇框架模型吗?当知识和经验扩展了之后,“未知的未知”、“已知的未知”,就有可能转化为“已知的已知”,从而增加创新企业的核心竞争力。

  在掌握了5G的关键数据和研究报告的重要结论之后,我们建立了“已知的已知”新边界,随后又将思绪拉回到GSMA,沟通的话题是企业如何更好地借助GSMA的平台,抓场景、扩生态、驶出海。
  彭昭:GSMA目前的会员及服务主体似乎更多是面对通信运营商、设备供应商、模组商、芯片商及手机商。5G带来万物互联的新时代,产业生态预计会发生很大的变化。GSMA怎样更好的将众多垂直应用行业的企业,融入生态体系?
  斯寒:我直接举例。最近空客和F1一级方程式都加入了GSMA,这让我们自己也有些吃惊。他们为什么会主动加入?
  当我们谈到5G进入千行百业的时候,自然会有一些领先者,甚至是抢跑者,他们会主动去想如何利用5G技术赋能行业转型,他们会主动加入并驱动GSMA发生转变。当然,GSMA自身也在积极求新求变。
  彭昭:这是一种内力和外力的双重驱动。
  斯寒:而且这种变化会发生得很快。
  5G的能量真正要被释放出来,就一定要和垂直产业对接发生化学反应,也就是我们常说的5G的“使能”作用。最近我到伦敦开会,一个重要的话题就是围绕“5G时代如何创新,如何驱动垂直行业的数字化转型”展开。如果你从一个个垂直场景来看,5G的这种使能已经开始了。而且不只是从GSMA开始的,各地的运营商、创新企业、科研机构…都在做各种探索。
  有时候我们以为自己很聪明,但实际上大家都有自身各自的优势,当我们走到5G时代门前,跨界和对接是不可避免的。任何企业还想封闭发展,都已不太现实,科技的浪潮会将企业推向开放、推向结盟。
  在推进企业结盟的过程中,GSMA作为一家非营利机构,不看重近期、不看重既得利益…
  彭昭:所以你们更有公信力、也更加坦然。
  斯寒:是的。GSMA内部有十几个工作组研究不同垂直领域需要解决的方方面面的问题,从技术迭代、到产业模式、再到战略发展,从点滴处入手切实帮助企业。
  彭昭:目前国内企业对产品和方案出海的诉求非常旺盛,GSMA在帮助企业出海方面,开展了哪些工作?
  斯寒:GSMA非常关注中国5G的创新进程,只有全球化的产业平台,才能使中国企业走出去、外国资本走进来。我们也很期待把中国的最佳实践介绍给国际舞台。
  5G时代,中国企业出海,从今天这个时间点来看,是一个小荷才露尖尖角的阶段。在GSMA的平台上,企业可以将一对一的对接模式,扩展为多对多的集群模式,具有很强的复制性。
  中国市场是目前全球最活跃的市场,中国的5G在工业制造、医疗、教育、传媒等方面的实践也走在世界的前列。虽然GSMA起步于欧洲,但现在GSMA大中华区在全球处于领航者的地位,我们正在尝试很多Pilot项目(试点项目),这在5G之前的时代,是很少见的现象。
  彭昭:作为Pilot,压力大不大?
  斯寒:压力其实不大,更多的是水到渠成的感觉。市场好、时代对,我们在对的时间做正确的事情。
  通过GSMA,国内的创新企业可以对接到海外投资人、国际买家和业主、国外的运营商,以及各种跨国机构。我们还在推进跨行业的数字领袖计划,建立助力企业出海的常态化对话机制,并且还计划出台数字中国项目,将国内的先进项目和经验,展现给全球市场。
  已经确定的是,明年我们将在巴塞罗那MWC展会上,发布中国5G灯塔案例计划。目前GSMA正在汇总国内5G的优秀项目,形成灯塔案例,届时将在全球范围内推广。
  彭昭:GSMA的定位似乎在5G时代有了调整,你希望产业界对GSMA建立起怎样的认知?
  斯寒:GSMA的定位也是一种内力和外力综合作用的结果。一个是GSMA需要满足外界对我们的期许,一个是GSMA从内部自然而然发生了一些新的变化。
  在5G时代,重塑是必然的,重塑到什么程度是一种平衡。一方面我们在做很多未来趋势的预测,另一方面我们也在考虑自身会有怎样的变化。无论外在如何变化,初心和使命不变。
  我希望产业界认识到GSMA三个维度的能力:
  首先,GSMA是一个国际平台,我们在全球主要的国家和地区都有驻地,并定期举办大型展览展示会议。世界移动通信大会MWC每年2月在巴塞罗那、6月在上海、9月在洛杉矶举办,已经成为行业中的旗舰展会。
  其次,GSMA具有深厚的产业背景,在成立的将近32年间,GSMA一直持续追踪和分析移动通信领域的发展,具有强大的产业基础。
  最后,GSMA是一个中立的、有公信力的非营利机构。我们在与企业合作的过程中,不断的释放自己的能力和资源,助力企业的长期发展。
  彭昭:我记录了3个关键词:国际化、积累深厚、公信力。
  斯寒:没错。